轻袖染尘香

窪田正孝中毒中

我这样的性格脾气,估计以后爆发出来不是杀死别人就是杀死自己,是的,我现在只想杀人,无论谁都好,我也许该去拿刀给自己的胳膊来一下,至少可以让我不用暴躁的想毁灭一切,我操操操,fuck,都去死,越打字越躁,去他妈的什么傻逼输入法

“我天性不宜交际。在多数场合,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,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。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, 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,那都太累了。我独处时最轻松,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,即使乏味,也自己承受,不累及他人,无需感到不安。” —— 周国平

我要疯了,月你写下我的名字吧,为什么一点点小事就让我无限抓狂

就是这样吧,这样一个让我唾弃的自己

好想,好想......离开
活一次怎么就这么难呢?为自己活一次怎么就这么难呢?

焦躁,烦闷,恶心,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人和事令我作呕,我不适合这里

太挫败,我是真的不懂得怎样与人沟通,我害怕沟通,我也想努力,可是我就像一只瑟缩起来的鹌鹑,也许我该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

我追不上二月的脚步,也抓不住明媚的心妍。
我本可悲,唯有自怜。

终究还是熬过来了,因为不敢去死,懦弱的行尸走肉的活着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

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现实实在是太残酷了,我心疼家人,却又心疼自己,想要一死了之,却又怕累及家人。我是个懦夫,没用的东西。